:::

一封長老的信

文:Teyra Yudaw 帖喇‧尤道

太魯閣族與大自然的關係是建立在「互為主體」的關係,我們祖先說:「土地是血,山林是家」。「太魯閣族對日戰爭」是先人為捍衛民族尊嚴、守護土地,以生命對抗外來政權,留給我們這一代子孫,是一部淒美教誨的詩篇。

 

此一戰爭,雖已走過歷史隧道,至今仍被隱藏在幽暗的隧道中,只有讓這一幕又一幕的血史,走出台灣史陰暗的角落,公平而忠實的記載在台灣史上,才能撫慰在彩虹另一端,走過風雲的太魯閣族先人英魂。


1914年6月,日本以大砲轟開了對太魯閣族人的統治大門,成功的強將其國家利益變成為族人所認可的唯一價值,族人經由此次與優勢族群的龐大人力、卓越的物質技術戰爭失敗後,族人身、心、靈,從外爍的強悍抗日,轉為內在心靈的壓抑,日本透過「混居集團移住」的政策,徹底瓦解傳統社會組織,成為現在理所當然的弱勢族群。


我們的祖先,過去對自己的生存空間及傳統社會文化充滿信心,為了實踐gaya,實現自我價值,鬥士們在太魯閣山區的英勇事跡,隨著先輩相繼辭世,加上外來政權殖民政策下,族人在茫然不知中,淪入集體性的歷史失憶症中。


「太魯閣對日戰爭」對太魯閣族人有著有切膚之感,因此要讓這一段信史重見天日,能夠被看見,讓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及子孫,能瞭解真相,並能緬懷先人的遺風。


此一戰爭,對殖民者而言,只是一捲「空白的磁片」而已;而留給族人,卻是永遠在滴血、難以癒合的傷口。只有還原信史面貌,並從陰霾中,重見天日,滴血才會停止,傷口才易癒合。祖先為了生存、生活空間、保護家園及妻兒,奮不顧身稟然正氣的「義行」,是遺留給我們後代子孫,最佳的行誼典範,對族人而言,是永遠的尊榮和驕傲。


此一壯志凌雲的「義行」對於後代子孫的啟示是,族人傳統的生活領域及自然主權,應以「名正言順」的態度,坦然向政府要求還我土地,讓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來「當家作主」。

 

以上文章為紀念太魯閣族先人,為捍衛民族尊嚴及守護土地,壯烈犧牲,所做的貢獻。在2014年10月15日太魯閣族國定假日前寫的感言,盼望我們年輕一代的Truku人,學習先人的精神,做一個『忠實的太魯閣族人』,盼我族人命脈,綿延茁壯。

 

:::
快速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