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魯閣族的老牧師

官方史料 / 2014-10-13 / 人氣: 1315

文:翁純敏老師

太魯閣是一個英雄性格強烈的民族,經常給人高傲的印象。

他們由信義鄉向東而來,三百年來越過奇萊山、合歡山,經歷了台灣最嚴厲的高山生活,漸次到了深山的出口。走入了中國與台灣的現代歷史。

他們在太魯閣口巧遇了採金西班牙人,彼此沒有接觸的異人,在溪谷發展了緊張的「沉默交易」。牡丹社事件後沈葆楨決定北中南三路開發後山,北路由蘇澳依山海南下花蓮,將許多獵路山徑開闢成了蘇花古道。中路由南投信義鄉穿越中央山脈到了花蓮瑞穗、玉里。南路由台南鳳山經台東到花蓮。南路成了漢人、官員最常走的道路。中路旋開旋斷。北路卻成了山海並走的兩條交通路線,有時走山路、有時坐船沿岸走海路。

三條路都帶來了清朝與原住民間激烈的衝突,北邊發生了幾乎將沙奇萊雅與噶瑪蘭滅族的加禮宛事件,中路發生了幾乎屠滅奇美與大港口部落的港口事件,南路更是爆發了嚴重傷害了平埔族的大庄事件。

還在山裡的太魯閣族人並未捲入奇萊平野的爭戰。清朝也沒有走進太魯閣閣口。

太魯閣族人漸漸的走出閣口和漢人通事交換物資、做起生意,漸漸成了朋友、成了親戚。

不到二十年後,發生了甲午戰爭。清朝將台灣澎湖讓給日本,也把世外桃源交給日本。1896年日本人在歷經前一年台灣人的抵抗後,算是接收了台灣。在太魯閣口的外圍新城設立了監視哨。

閣口內實在不清楚這些外人的事。

天氣漸冷了,初來的日本警察欺凌族人,甚至強暴了少女。太魯閣的年青人遂集體出草將全部日本官兵戫首而去,告慰祖靈。

日本政府一如清朝政府,這些粗魯夾雜私利的國族主義者對軍民的衝突率皆呈報為反抗以便師出有名的征伐,遂行殺害。

清朝沒進過閣口、日本軍沒進過閣口。山裡的部落趁黑襲殺這些攻擊者,被迫參與戰事的阿美族人說矯捷的他們在黑夜裡突然而至,臉上的紋面在黑夜裡像是鬼魅,他們只好四處逃竄。

日本人的連番攻擊,連番受挫。最後甚至動用打敗清朝的軍艦在海上實施砲轟。族人先是驚慌逃竄,再來便是若無其事的照樣升火、過日子。日本人在船上的望遠鏡看得了這般景象,做成了無奈的紀錄。

這樣的爭戰打了十九年。最後佐久間左馬太總督利用五年的時間,方面測繪調查內太魯閣的分布情形,挑動北泰雅與太魯閣族成為世仇,又切斷南投信義鄉的退路,最後發動兩萬軍警民兵東西兩路夾擊攻打太魯閣近3個月。

太魯閣族人連絡多個部落同時反抗,最後經過會戰、掃蕩,在日本人接收台灣十九年後投降。

日本人進入太魯閣整整比接收台灣晚了十九年。

族人利用雄偉的太魯閣這樣抵抗日本人,前後死傷兩千多位壯丁,屍太魯閣山區。

爾後,太魯閣族人被強迫「移住」山下。

三十年後日本走了,國民黨來了。國家公園設立了。

他們被這些匆匆而來的強權,拉進不能負擔責任的洪流。在短短的一百六十年間歷經了嚴重的戰爭、部落搬遷、社會組織殘破、經濟困窘的遭遇。

太魯閣閣口有一個芝宛教會,紀念在現代歷史裡傳播基督教的的族人芝宛女士。許多參與反抗和平水泥專業區設立,主張傳統領域、傳承族語的牧師都老了。

我認識他們的時候,他們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這群擁有堅毅性格的人,在1015日下午130分,將會與族人一起在太魯閣閣口舉行太魯閣族抗日戰爭一百年的追思會。

這段歷史好近。請大家傳閱分享,當作遠遠的祝福。

:::
快速登入